舞出我人生 混血女孩的世界旅程

  蓬松而弯曲的头发、跟人说话时看向对方的湛蓝色瞳孔、不同于亚洲人的深邃五官、当你叫出她的名字时给出的热情拥抱……这些都在暗示着,Mia身上显眼的异国基因。生于中国广东珠海,但父亲是美国人,母亲是阿根廷人。

  关于Mia的故事,是一个异国女孩在中国的土地上不断寻找热爱与身份认同感的故事。她曾数次迷失在大学的课堂里、北京的清晨时刻、伦敦的排练室中。但幸运的是,在迷茫之时她邂逅了舞蹈,并从中拾起了对生命的热爱和探索。

  “您看着我像他们一样混过两年然后毕业难道会为我骄傲吗?对不起,妈妈,我宁愿让你失望,也不要让自己失望。”

  “生命给了我一个开幕仪式。Nia就像是为我量身定做的钥匙,在这个特别的环境里,身体,音乐,故乡,每一刻都是完整的存在。”

  与外表留给人的印象不同的是,Mia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,这证明了她长期浸淫在中国文化的环境中。但在说话中不经意蹦出的“andthen”,以及许多配合言语的手部动作,表示了她依旧带有着西式文化的习惯。

  “在中国长大不会说中文也太可惜了。”带着此想法,Mia的父亲没有选择将她送入国际学校,而是让她去了珠海当地的公立小学。戴红领巾、背唐诗、穿校服,Mia的童年和普通的中国小孩无异,甚至她还当过几年的班长。显眼的外国人基因时常会让她成为小朋友堆中的焦点,她似乎也习惯于这样的生活。

  Mia的父母长期定居珠海,在异国他乡生子、工作,他们长期处于中西方文化的融合和碰撞的环境中,行为习惯自然也发生着改变。回忆起父母对她的教育,Mia记得他们虽不看重成绩,但也很在意自己的女儿是否在为学业而努力。“如果我真的很努力地做作业,他们觉得我拿70分也是OK的。但如果他们看到我每天都在玩,就会不满意我的成绩。”

  轻松而严厉、自由而有规则,Mia所受到的家庭教育也是杂糅了中西方文化环境中的特点。不同身份属性的割裂、不同背景下的文化教育,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造成了Mia对于自我身份认知的错乱。“跟欧美的朋友在一起时,我无法说自己完全是一个美国人或是阿根廷人;跟中国的朋友在一起时,我也当然不能说自己是中国人。”

  追求自我认同的确是一个漫长而迷茫的过程,就像坐上一辆不知道从哪儿开来的车,也不知会被它带去何方。外放的西式文化也带给Mia不断追求热爱事物的勇气,因为热爱表演与艺术,她辗转于中国和英国求学,希望能从课堂中拨开迷雾望见未来。可惜的是,她两度从名校辍学,大学无法成为她打开世界大门的那把钥匙,她在课堂找寻不到生活的意义,感觉自己的生命被耗费,“我的灵魂在这里会死掉。”

  这段看似匪夷所思的经历,Mia再提起时已经云淡风轻。Mia的母亲因为没能完成大学学业,所以一直期许她能像普通人一般安稳度日。“那个阶段我们在互相调整,面对这个情况,找到和谐的方式。”Mia依旧选择了要去追求自己想做的事情。“我不后悔去任何地方,也珍惜每一段经历,离开也是我的选择。”

  从英国伦敦的一所大学辍学后,Mia陷入了长期困顿和迷茫中。2015年秋天,她从珠海飞往北京,准备开启游历中国的计划。就在旅行开始的第一天,她遇见了生命的转折点——舞蹈Nia。“Nia是生命赠予我的开幕式。”当晚,Mia抑制不住激动地在日记中写下这句话。

  对于Mia来说,遇见Nia的那天本是一个普通的周二。若要说得特殊一点,那是她开始游历中国的第一天。那是2015年9月的某天,她本来和朋友在北京的公寓里吃花生,喝咖啡。没想到在朋友的邀请下邂逅了Nia,这个改变她人生的舞蹈。

  “我该如何去形容这种感受呢?那就是一个普通的周二,但我在那一天认识了Nia,我感觉我的灵魂被击中了。”就像电视剧中出现戏剧性的情节一样,站在北京的一处排练厅中,当她跟着来自南非的Nia老师一起舞动时,她感觉从头发到脚趾都被一种无形的力量充满。“Nia是生命赠予我的开幕式。”她这样在日记中写到。就在那几分钟的时间,Mia突然明白了,这才是她一直找寻的意义。“我要成为一名Nia老师。”

  不同于爵士、拉丁、芭蕾等舞蹈种类,Nia放眼全中国乃至世界,都是非常小众的文化。这种诞生于上世纪80年代初期的运动,不仅杂糅了瑜伽、武术、跆拳道、合气道、爵士等多种运动形式,因为具有低冲击力且结合了治疗艺术,所以常用于康复治疗中。“Nia,不止是舞蹈,不止是运动。”对Mia而言,Nia唤醒了她身体和每一处关节,让她获得了身体的自由。

  Mia热爱表演艺术,但是两次辍学的经历让她开始对语言感到失望。她希望能找到一种方式,让观众能够参与其中,而Nia击中了她。“Nia遵从乐趣和喜悦的原则,透过动态练习,探索自我与动作之间的关系。”在音乐中,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节奏,尽情地舒展身体,而Nia的52个基本动作,有舒缓的瑜伽动作,也有激烈的武术动作,人们可以跟随音乐表达不同的状态,就像是用身体写下不同的句子。在课堂中,Mia会向来学习的人强调一句话:“Nia是为自己服务的,来到现场的人,也是为自己而来。”

  在2015年接触到Nia之后,Mia就辗转多个国家学习这种舞蹈。与此同时,她也“流浪”在多个城市中,不会长时间待在同一个地方。长此以往,她似乎很难在一个城市中找到归属感,因为她明白,她总有一天会离开这里。“中国最给我家的感觉,这一点是肯定的。”

  2019年的下半年,Mia决定长期居住在成都,并在这里开办Nia教学。放在前几年,她难以想象她会在这个西部城市扎根,但事实就这样发生了。“我喜欢成都这里慢一点的节奏,我也有很多朋友在这里。”

  现在,Mia每周大概会上5节课,每节课持续1个小时。据她所知,全国没有全职的Nia老师,她所认识的都是兼职。伴随着2020年的到来,她的愿望就是一周能上10节课。“我希望Nia可以在成都变成一个安静头脑和用身体表达自己的选择;变成大家都知道的、在此为人们而存在的一种运动,人们可以在Nia中玩、享受、出汗。”

  课程结束后,Mia常会与每位学员拥抱告别。她看着他们微微带着汗珠的脸庞,能感受到他们身体的释放和舒展,内心升起别样的满足。“这是一种修炼,也是一种缘分。”

  Nia课堂的尾声,所有人躺在地上,音乐袭来,仿佛海浪从舞者的脚趾头涌进身体,冲洗已经黯淡的内里。海浪退去后,身体里仿佛开满了花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