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1 部分阅读

  500书堂网其他类型小说莫语奈何 第 1 部分阅读

  她是他的精灵,她是他的仙子,是他此生唯一认定的妻。可是她却因为她的家族不得不远嫁中原皇帝。临走前,她留给他的最後一句话竟是,表哥,请你好好照顾允儿。允儿,她的丫鬟。好吧,她的请求他从来会满足,那就让那个允儿做他的侍妾吧。他的第一个侍妾,但绝不是最後一个!

  他是她的天,他是她的神,他是她最倾慕的人。可是他爱的是她的小姐。他依著小姐的嘱托娶了她,没有婚礼没有洞房花烛,她只是他的侍妾。他们的第一夜,他叫著小姐的名。

  她是他的恩人,她是他的贵人,她是他心头的那一点暖。多年前他负气离去,只因为她心里只有她的表少爷。他步步为营,他踩著别人往上爬,终於成了富甲一方的权商。他衣锦还乡,只想找到她,告诉她,他不比她的表少爷差。他有能力照顾她。可是,她已经成了她的表少爷的侍妾。

  掌灯时分,偌大的何府仿佛一下子从热闹归於平静,除了执事的仆役和隐藏於暗处的影卫,其他人皆已睡下。可是位於东苑的书房中,此时却是洞明若白日。只见坐於主位上的男子,俊美如神,唇红齿白,英眉如剑,若不是一双眼神太过犀利,谁也不会相信雄霸河西的何府掌权者竟是如此年轻俊美。只是此时,他天神般的脸上混合著怒意、恨意以及亟待宣泄的情欲。

  而他的身前,正跪著一名娇美的女子,此时她衣衫不整,肚兜早已被他撕下弃於一旁,胸前的浑圆落在男子的大掌之中被凶狠的揉捏著,白嫩的乳肉还不时被掐挤出手指之间。

  “唔~唔~”,女子一手捧著男人的硕大,乖顺的含著巨大的顶端,嘴里因为男人轻扯乳尖的动作而轻叫著,双腿无意识地相互磨蹭著,想要获得更多的慰藉。

  “哦~小骚货,好好含著,”何府的主人,何啸清,重重地捏了一下他身前的女人,莫允儿的乳尖,趁著她惊叫把他的硕大插入了她的嘴里,然後扯著她的小头颅前後大力地抽插起来。

  莫允儿被他快要进入她喉中的巨棒呛得欲呕,急忙用双手圈住他的根部,小嘴随著他的进出而不断地放松缩紧,口中的银丝来不及吞咽,不停地滴落到地上。

  他在她嘴中抽插了数十下,终於吼了一声,抵著她的小嘴尽情释放出自己的欲望。他稍稍满足的欲望退出她,眼睛仍带著情欲的看著她双眼含泪,嘴巴溢出的她的津液和他的种子。他用食指抹了一把她的嘴角,伸进她的嘴里搅弄著。仍在情欲中的允儿著迷的吸吮著他的手指,小手轻轻抚摸著他的大腿。

  “允儿,还记得我为什麽会收下你吗?”他低沈的声音很好听,只是听在她耳朵里,却让她不禁打了个寒颤。

  允儿心中一阵欣喜,以为他已经不追究,忙起身跨坐到他身上,湿润的花瓣碰到了那仍然硬挺的巨大,竟然又情不自禁的流出一波爱液。

  “小浪货,我让你碰了吗?”他一手捏住她的花瓣,把她带离他的欲望核心。他已经发泄了一次,并不急著释放。

  “嗯~爷~求您~~啊~”受不了他揉捏花瓣带来的刺激,她下体轻轻磨蹭著她的大掌,乞求他更多的给予。

  “求我什麽?小浪货~”他另一只手也来到了她的神秘地带,轻触著她藏匿在花户中的小茱蒂,那是她最敏感的地方。

  “啊~爷~啊啊~嗯~求您~给我~呜呜~”她受不住刺激,身体就著他的双手上下挺动起来。

  “啊~啊~爷~”他突然的插入弄得她有点疼,但很快就被填满的快意取代。他顺势又插入了一根手指,两指时而抽插时而翻搅。

  “啊~嗯嗯~啊~”突然,他摸到一处软肉,她明显地一缩,“那里。。。不要~~嗯啊~不要~啊啊啊~~”他哪里会听她的,不断地戳著那处软嫩,麽指还不停地按压著她的茱蒂,另一只手则大力地揉捏著她的丰乳。

  “啊啊~爷~啊~允儿~不行了~”她身体轻颤,甬道不断收缩,似乎要把他的手指夹断。

  “爷~呜呜~~”她的甬道还在收缩,身体难耐的就著他的手轻摇著,没有他的命令,她不敢再碰触他的硕大。

  她轻颤著身子,艰难地起身背对著他,双腿大张著,一手撑著椅背一手握著他的巨棒往自己身体里送。

  “呜呜~”虽然有著花液的滋润,那异於常人的巨大要进入她紧致的身体依然有些困难。她尽量控制著进入的速度,以免弄疼了自己,也弄得他不舒服。可是他却在这时一手捏住她藏在花瓣中早已湿透的茱蒂,时轻时重地揉捏起来。

  “嗯啊~”她一下子失了力气,身体坐了下来,被她的爱液蘸得湿亮的肉棒整个贯穿了她细嫩的甬道,深深地顶进了子宫口。他被她的紧致细细地包围著,忍不住舒爽得哼出声,开始由下往上顶弄起她。

  “啊啊~~嗯~”他一阵急切地抽插;顶得她上下振动著,体内的巨龙几次欲突破子宫口,强烈的快感带著微微的疼,惹得她不停的呻吟,捏著椅把的手不自觉得收紧。

  他的手抓著她两片丰润的臀瓣,伴著他的抽插将她用力的压向自己,以此得到更多的快感。

  “啊~舒服~啊~爷~慢点~啊啊”他开始加速起来,每次都撞得又深又急,她柔软的包裹、不自觉的收缩蠕动,让他控制不住的驰骋起来。对她,他从来都没打算控制自己的力道。虽说想要好好的惩罚她,但自己的欲望总是要先满足的,更何况,惩罚她的手段多的是,好戏还在後头呢。

  他一个深顶,巨龙嵌进了子宫口,子孙袋挤压著她鲜嫩的花瓣。她尖吟一声,一阵花液从花心深处泻出,花径开始剧烈收缩起来。

  他停在她的深处,享受著她的高潮带来的按压,子宫口因为无法合拢而可怜兮兮的嘬著他的龟头,即使对她带著恨意,她的身体还是让他满意的。

  “啊~爷~允儿不行了~”他一掌按著她的小腹,时快时慢得推压著,一掌握著她一边的丰盈揉捏,两指拉扯著她早已坚硬如石子的珍珠。刚达到高潮的莫允儿哪受得了这般折磨,尤其当他的手掌紧紧贴著她的小腹,她都能感到他在她体内的巨棒的形状,还留在她体内的液体被堵得无法泻出,刺激得她又是一阵轻抽。

  “小荡妇,不是说不行了吗?怎麽还夹得这麽紧?嗯?”巨棒随著他的话慢慢抽出,接著又是狠狠一顶。

  “饶了你?爷还没尽兴呢”说完他抱著她站了起来,待她的双脚也碰到了地面,便开始用力地抽插起来。

  “嗯嗯~~啊~~太深了”她双腿颤抖,若不是他此时握著她的腰,她早滑了下去。

  “哦~小妖精,是想把我夹断吗?”他用力拍了一下她浑圆的臀部,刺麻的痛意带来更多的快乐,惹来她一阵轻叫,小屁股挥舞出动人的波来。

  他又拍了一下她的屁股,边抽动边道:“允儿,你知道我最恨别人背叛我,你明知道我有多在乎玉柔,你竟然让别人带走玉柔。你这个贱人!“

  他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,听得她心惊肉跳,在她体内的肉棒却突然狠狠挺动起来。

  “啊~~我没有~~啊啊~~”他一手握住她的腰,一手大力弹击著她脆弱的花珠。即使心中仍有惊惧,身体却开始随著他的撞击摆动起来。

  她的花径又开始收缩起来,这时耳边却传来了另一个女子的声音,“爷,您找红儿?”一袭红衣的美貌女子不知何时已站在桌子边,似笑非笑地问道,看著她的眼神却带著鄙夷与醋意。

  “裤子脱了。”何啸清的声音清冷,一点也不像在情欲之中。他一把抽出自己的硕大,走到红儿身边,撕下还来不及脱下的裤子,便直直地插入红儿的身体中。

  “哦~爷~您慢点~啊啊~”红儿刚才进屋时听著令人脸红的娇吟低吼,看著爷如同野兽般的撞击,身下早已湿了。他突然的进入虽让她稍稍有些不适,很快便被快感淹没了,无法抑制地淫叫起来。

  快要到达高潮的莫允儿突然被抛下,身体滑了下来。体内的空虚让她茫然无措地看著此时在另一个女人身上的男人,“爷~~”她有些委屈的叫了一声。

  而另一头的男人在红儿体内抽插了数百下以後,低吼了一声,射进了红儿的体内。然後毫不怜惜的从尤在高潮中喘息的红儿体内抽出。走到莫允儿身前,捏住她的下巴,冷冷的道:“你以为你很特别吗?你不过是玉柔的代替品而已,而且是最不像的那个。你竟然敢弄丢我的玉柔!我就让你知道背叛我的下场。”

  说完,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书房,对著外面的小桂子道,“跟管家说一声,从今天起,莫允儿便不是我的侍妾,只是我的通房丫头而已,给她的月钱按最低贱的丫头算。”

  心头一痛,仍赤裸著身体卧在地上的允儿,此时眼角的泪无法抑制地流著。莫允儿啊莫允儿,终究,在他身边5年,你还是什麽也不是。不,你现在是他恨的人,他要折磨的人而已。

  允儿的娘据说是哪个府上的千金,允儿的爹是个私塾里的教书匠,允儿的娘在私塾里听了没几个月的课,便跟著允儿她爹私奔,来到了他的家乡。没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姻,自然也没有人待见。也因此村里的男人虽然羡慕嫉妒允儿她爹娶了个美娇娘,讨论起来的时候却总说他是个不要脸的。村里的女人们更是边骂她娘是个骚货,边巴不得把身边男人粘在她身上的眼珠子给挖出来。所幸允儿的爹娘依然恩爱的很。虽然她爹不能再教书了,但靠著在城里卖卖字画,以及她娘绣花的那点贴补,生活总还是能凑合的。

  可惜允儿的娘在生允儿时落下了病根,允儿没到两岁的时候便去世了。允儿的爹强忍著悲痛,每天靠著画她娘的画像活著。允儿打从会说话开始就跟著爹爹摆摊卖字画了。爹爹闲来没事就教她认字念诗,允儿也是聪敏伶俐,总是很快就把爹爹教得都记住了。街坊四邻看著一个男人带著个牙都还没长齐的娃四处奔波,也怪可怜见的,就经常帮忙带著小允儿,有时候也会带些家里孩子不要的小玩意给她玩。允儿从小就懂事,看见大人们对她好,总是嘴甜的说著谢谢,看见爹爹对著娘亲的画像垂泪,她也不哭闹,就是爬到爹爹的脚边求他抱抱而已。

  可惜到允儿8岁时,她爹积郁成疾,也去了。这下允儿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儿了。草草葬了她爹後,允儿的叔叔把允儿带回了家。其实叔叔挺可怜允儿的,可是她婶婶怕允儿命硬,克父克母,在他们家只怕是自己一家老小也活不长,於是整天哭闹,要把允儿赶走。允儿非常听话,总是帮著婶婶做活,可是婶婶却从不给她吃饱,说她就是个野种,生来就是克亲人的。弟弟倒是很喜欢这个堂姐,可只要让婶婶见到他们俩在一起玩,允儿就会被她追著打一顿,警告她不许碰她弟弟。允儿的叔叔被老婆烦得受不了,只好合计著把允儿卖户好人家,还可以挣几个银子。於是,允儿被卖进了城里最大的家族莫家。

  克父克母的允儿原本是进不了莫家的,允儿的婶婶认识莫家的掌勺大娘徐妈,她正好缺个伶俐的粗使丫头,允儿聪明又乖巧,正对了她的眼,而且徐妈也是从小被人说命硬,因此受了不少苦,她自然不相信这个。於是便央管家买下了允儿。允儿成了莫府的家奴,便也跟著姓莫了。

  进了莫家的允儿是开心的,厨房的杂活对一个8岁的小女孩来说虽然是重了些,但每天干完活都有一顿丰盛的晚饭等著她──即使是小姐少爷们不要吃撤下的饭菜,也比之前吃不饱的时候好了百倍不止。而且徐妈待她也很好,闲著来了兴致还会教她做些好吃的点心。只是小允儿经常想念爹爹,在她小小的心灵里是不知道死的含义的。别人都说爹爹死了,就是睡著了不会再醒过来了,可是爹爹临死前微笑的对她说他要去找娘亲了,让她好好照顾自己。所以爹爹还会醒来的,等到找到娘亲就会醒过来。可是允儿很想爹娘,很想马上就见到爹娘啊。是不是死了就可以见到爹娘了呢?要怎麽样才能死呢?允儿常常这麽想著。

  一晃眼在允儿莫家呆了也快一年了,“死”的机会很快就来了。这天半夜,大家夥都睡了,允儿饿得慌,想到厨房还有两个徐妈留给她的包子,跑进厨房拿了包子就坐在平常她生火的小凳子上吃起来。这时两个大丫鬟进了来,生了小灶似乎是要做宵夜给哪位主人吃。只听见其中一个丫鬟说道,“听说小小姐的病是会传染的,现在府里的人都不敢去伺候。”

  “是啊,这麽多少爷小姐里,老太爷最喜欢的就是小小姐了,常说她和太夫人最像,怎麽就这麽命薄呢。我听陆大夫说小小姐要是这两天里再没有起色,是会死的。”

  “去,现在谁敢说这种话啊。这面也差不多了,你端几个菜我们走吧,夫人还等著呢。

  两人的声音渐行渐远,嘴里还叼著包子的允儿探出头,见人已经不在了,便走了出来。边走还边想,小小姐会死,她会传染,那伺候她的人也会得病,也会死。如果她去伺候小小姐,是不是她也会死?死了就可以见到爹娘了吗?

  她想得入迷,连包子也忘了吃,结果走著走著就撞到了一堵墙,她哎呦叫一声,险些向後倒了下去,却被一只手扶住了,她抬头一看,却是一个少年。

  只见那少年面如满月,眼若晨星,眸中带著关心,一时间竟比天上的月亮更显清朗,看的她不禁有点痴了。

  “你没事吧?”少年的声音温润如玉。允儿惊醒过来,发现自己盯著人家看了好久,不好意思地低下头道:“我没事,谢谢。”

  他放下她的手道“没事就好,夜里路黑,你一个小姑娘家还是不要乱跑的好。”说完便急匆匆的走了,那占著尘土的华袍从她身边一闪而逝。允儿看著他消失在夜色中,转身向下人房走去。

  第二天,莫府管家召集了所有的丫鬟仆妇,小允儿也在人群中。只见偌大的莫府後院黑压压的挤满了一堆人。老太爷从厅里走了出来,身边还跟著昨夜的那个少年,他眼神有点暗,似是一夜未睡。

  管家威严的声音响起,“想必大家已经知道了,玉柔小姐的病到现在还没有起色,老太爷说了,只要有人愿意照顾玉柔小姐,老太爷就赠银100两,若小姐病好了,老太爷会再赠银100两。”说完,四下发出阵阵抽气声,接著大家开始议论纷纷。一百两虽是笔大财,有钱也要有命享受才行啊。再说,自己挣了钱,被家里的死鬼或者兄弟拿去不是赌掉就是嫖掉,更惨的还可能纳个小,那还不如不要这个钱呢。

  看著下人们交头接耳却没人愿意站出来,那少年便对老太爷道,“外公,让我去~”

  老太爷道:“你是何家的继承人,出了什麽事我怎麽跟你爹娘交代?况且你一个男孩子,怎可去照顾玉柔?”

  老太爷打断他的话,正要对著众人说话,却见一个小女孩走了出来,道,“我愿意照顾玉柔小姐。”说完她看了一眼华服少年,只见他原本紧蹙的眉头稍稍伸展,此时也看著她,眼中还有些感激。

  “允儿!”徐妈叫了一声,上前道,“老太爷,允儿她只在厨房里帮忙干些粗活。”徐妈原想说允儿年纪小不懂事,但看了眼老太爷她却怎麽也不敢说出来了。

  老太爷看允儿小小年纪,见了他倒也不慌张,便道,“很好,允儿,若是玉柔病愈,我便将你的卖身契烧毁,你可自由来去。”

  允儿并不知道卖身契是什麽,但见周围的人又是一阵抽气,大约也明白这是个大大的赏赐,便福了福身,说:“谢老太爷。”其实在她心里这个赏赐还不如那少年的眼神更值得她高兴。更何况,她要去服侍小姐,也是想著死了可以见到爹娘,这比什麽都重要。

  当天,管家的老婆刘婶亲自教导允儿该怎麽服侍小姐服侍小姐,大夫又说了一些小姐的饮食的注意事项,以及每次擦身时必须上的草药,便把允儿带进了小姐的屋子里。允儿被关在小姐的屋子里,尽心地伺候著小姐,很快三天过去了。第四天早上,允儿坐在小姐床边悠悠转醒,却见小姐睁著一双大眼看著她,允儿惊得跳了起来,随後反应过来,向著门外大叫:“小姐醒啦。”

  本站小说《莫语奈何》为转载作品,第 1 部分阅读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