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《忏悔录》——[俄]列夫·托尔斯泰

  生命本身没有意义。 所有人类的生命都是有限的循环,从出生开始,发展,成熟,衰老,疾病,最终以死亡终结。从古至今,没有任何人能逃脱。 然而,超越生命轮回,获得永恒意义的契机,它隐藏在哪里?

  当我想起那段往事,依然能够清楚回忆起,除动物的本能之外,能够推动我生活的动力,是我当时唯一真实的信仰——“自我完善”。但是,“完善”究竟是什么,它的目的为何,我说不清楚。

  我竟然以人类导师自居!却在不知道教什么的情况下教育民众。除了赚钱和博名声,到底还为了什么而写作?

  我的同行,也就是这些作家们的人生观就是:生命总是朝前发展,在这个过程中,我们这些有思想的人是主要的参与者。在这些有思想的人中,我们这些艺术家和世人最具影响力。

  所有存在的都是合理的,所有存在的都是发展进步的,而所有的发展进步都是通过文化传播达成的,文化传播是以书、报纸的发行量来衡量的。付钱给我们,尊重我们,是因为我们著书、写专栏,我们才是最有用,最最好的人!

  现在我明白了,作家们的行为和疯人院里的疯子没有任何差别,但当时我只是隐隐约约地怀疑这些。而我呢,我像所有的疯子一样,把别人都称为疯子,认为自己不是。

  我开始迷茫、沮丧、丧失理智,受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问题干扰,那就是:我未来什么而活?

  还有一个问题令我感到困惑,这个问题同样也在折磨每一个平凡生活的人,那就是:“我应该怎样更好地生活?”

  “进步地生活。”我自答。其实,这个答案就像一个人在小船上随波逐流时,问“我该何去何从”,得到的回答是“随遇而安”一样模棱两可。

  “万物都在进化,我也在进步,至于为何我会与万物一起进步,总有一天会明白的。”那时我应该是这样描述我的信仰。

  我碌碌无为地活,兜兜转转地过,在走过漫长的人生道路后,不经意间走到了一个深渊边上,并且清楚地看到,除了死亡,生命前方竟然什么都没有!我无法停下脚步无法退回去,也不能闭上眼睛不看那万劫不复。除了幸福生活的幻象,除了真正的苦难和死亡,前方竟然什么都没有。

  生命已经让我厌恶,我,一个健康幸运的人,觉得不能再继续这样活下去了。一种难以抗拒的力量开始引诱我摆脱生命的灵魂。

  现如今我的思维已经成熟,到达了生命的巅峰,生命全部的奥秘就此完全展现在我面前,我却像傻瓜一样站在峰顶,清楚地看到,生命却是一场虚无,如此地浅薄,过去、现在、将来全是子虚乌有。

  为了什么辛苦?为了什么忙?人们怎么能不认识到这点呢?怎么能继续活下去呢?这真是最不可思议的!只有迷醉于世俗生活才能活下去,哪里有酒哪里醉,但梦醒时分就会认清,这一切都是欺骗,愚蠢的欺骗!这不再令人觉得有趣或可笑,仅仅是残酷和愚蠢。

  如果是我终将带走生命的一切,那有什么东西能超越死亡,使生命具有永恒的意义?

  “我在现在所做的,将来要做的,将会产生什么后果?什么是我全部人生的结果?”

  但人们只知道一短暂的时期里生命的点点滴滴,而对完整的一生是什么其实并不了解。

  苏格拉底说:“肉体的是生命就是罪恶和谎言,清除肉体的生命就是幸福,因此我们应该期望这么做。”

  叔本华说:“生命就是罪恶,它什么都不是,向虚无转化才是生命唯一的幸福。”

  所罗门说:“世间一切,无论是智是愚,是穷是富,是喜是悲,都是虚无。人死之后,会带走一切,因此是荒唐。”

  释迦牟尼说:“人生就是不可避免的痛苦、衰弱、衰老和死亡,应该使自己摆脱生命,了脱生死。”

  已经没有什么好骗自己的了。一切都是虚空,没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人才是幸福的,死比生好,必须摆脱生命。

  或无知,或享乐,或毁掉,或苟延残喘,人类就是用这四种方法来摆脱生命束缚。

  我个人通过推理得出的“生命毫无意义”的结论,就能代表全人类对待生命的看法吗?

  根据理性认知得出,人类的生命是罪恶的,人们也知道这一点,生死由己。可是他们过去和现在都存活着,就像我本人一样,即使老早就知道生命的空虚和罪恶,但依然存活到今天。

  根据信仰得出,未来明白生命的意义,我应该进入信仰,彻底放弃理智。,然而,也正是我的理智,才需要去了解生命的意义。

  生命短暂,转瞬即逝,有什么东西能赋予有限的生命以永恒存在的意义?并且这种意义不会被贫穷、痛苦、死亡摧毁?

  和我们这些不劳而获的寄生虫相比,每日勤勤恳恳劳动着的广大人民,体会到了更多生命带来的幸福快乐。

  富足的生活条件会遮蔽我对生命的认知,如果贪图享乐会把我变成刽子手、醉鬼、疯子,那生命又有什么意义呢?

  人就应该像动物那样去谋生,唯一的区别在于,当人单独谋生时不易生存,他应该为了大家去谋求生活,而不是单单为了自己。

  科学的尽头是哲学,哲学的尽头却是神学。我是一个确切无误的存在,那么,是谁创造了我这个存在?谁又是创造存在的存在?

  河岸就是上帝,航向就是传统规矩,桨是我划向对岸与上帝结合的自由。就这样,我身上又燃起熊熊的生命之火,我又开始生活了。

  我告别了过去当贵族时富裕又不劳而获的生活,并且意识到这并不是真正的生活,那些真正劳动着的农民和平凡人享有最大的欢乐,而我没有。

  这种生命意义,如果能描述的话,是这样的:每个人都是按照上帝的意志来到这个世界,上帝创造了人,每个人都可以毁灭自己的灵魂,也可以拯救自己的灵魂。而活着的目的,就是为了救赎自己的灵魂,为了救赎自己的灵魂,必须按照上帝的旨意生活。想要按照上帝的旨意生活,必须抛弃生活中的享乐,去劳动,去接受,去忍耐,心生悲悯。

  不能流于形式,那些被抬得神乎其神的教义、祈祷、规矩,于我却根本无法理解。

  教会的派别之争让我痛苦不堪,每个教派都捍卫自己的正确,极力排斥异己。所有教派又都以“爱”的名义支持杀人。我为此感到深深道德恐惧。